优秀班主任任小艾_为您服务教育网
推荐:古诗词欣赏  中考  高考  阅读:
  您当前位置:为您服务教育网首页>>> 教学研究>>任小艾班级管理经验>>家政、施爱与管教艺术(第一章)2
家政、施爱与管教艺术(第一章)2

  在决定何时施行惩罚以及对孩子的不妥行为该动多大的肝火时,尊敬这个问题倒不失为一个有用的工具。首先,父母应该决定,违背父母意愿的行为对父母的身份来说是否构成了对父母的权威的挑战。是否惩罚要由这个估价来决定。举例来说,假设小沃尔特在起居室里调皮,摔倒在桌子上,打碎了许多昂贵的瓷杯和小饰品;或者假设他把自行车弄丢了,或把爸爸最好的锯子弃在屋外,遭雨淋。这都是孩子们常有的、不负责任的举动,应该如此看待。也许父母应该让孩子干活以赔偿损失----当然要视孩子的年龄和成熟程度而定。然而,这些事例并不构成对权威的直接挑战,它们并不是出于目空一切的存心对抗。依我看,打屁股还是应保留,用于孩子(10岁以下)口出“我不干!”或“住嘴!”的狂言之时。如果孩子要想试试这种硬着脖子的反抗,你最好将这从他身上打掉,疼不失为一种绝妙的纯洁剂。当鼻对鼻的对抗在你和孩子之间发生时,与他谈论服从是美德并不是时候;把他关进房间去噘嘴生气也不合时宜;等到不幸的、疲惫不堪的老父亲下班,闷闷不乐地回家再作处理,亦不妥当;当日的冲突应及时解决。你明明说清楚了什么是坏言坏行,孩子却偏要越雷池,谁会取胜?谁的勇气更大呢?家里谁是主人呢?如果你不能一锤定音,向孩子回答这些问题,他势必加紧催逼,三番五次再出些事,要你回答。这正是孩提时代最大的谜:孩子想被大人管,却坚持父母自己去赢得管理的权力。

  霍洛韦先生有一个叫蓓基的十来岁的女儿。一天下午,他神情绝望地来找我,诉说了来意。他们夫妇从来没有要求蓓基听命于他们或对他们表示尊敬,她从小就不守规矩。霍洛韦太太很自信,以为蓓基终有一天会变得好管一些,结果这种好转始终没有来临。这个孩子从童年起就全然不把父母放在眼里,她总是满脸不高兴,桀骜不驯,自私自利,拒绝合作。霍洛韦夫妇未曾想到他们有权要求女儿,因此,他们对她和蔼地微笑着,佯作没有注意到。随着蓓基蓬勃发育,进入青春期,他们想要保持宽宏大量的态度日渐困难。她老是作对,不无厌恶地嘲笑全家人。霍洛韦夫妇一点不敢拂她的意,因为她会不出意料勃然大怒,大发脾气。他们是感情讹诈的受害者。他们以为用钱可以买来她的合作态度,给她在房间里安了专用电话。她谢都不说一声就接受焉。,头一个月费用即达86美元。他们以为办舞会会能讨她欢心,霍洛韦太太不辞辛苦,把房子装扮起来,准备好吃食饮料。到了预定的那晚上,一群十来岁的乌合之众流里流气、骂骂咧咧地拥进房来,竟在到来时把家具陈设打得稀烂。时至晚上,霍洛韦太太说了点什么,惹恼了蓓基。当时,霍洛韦先生不在家,等他回到家,发现妻子躺在浴室里,身下是一汪血泊,那蓓基居然把她打倒在地,任她无依无助,躺在那里,自己却无动于衷地在后院与朋友们跳舞。霍洛韦先生向我详述这场令人发指的家事时,眼里饱含着泪水。那时,霍洛韦太太还依旧躺在医院里,凝思做父母的失职。最大的悲剧还不是已发生过的事,而是这个问题的恒久性;没有什么简单的疗法能够根除业已烙在这三个不幸的人生活中的伤痕。他们在蓓基童年时期低估了尊敬父母的重要性,为此,他们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关于管教不适当的危险性,业有很多人著文提出忠告,对这些忠告示我们应该给予注意。如果父母生硬地非要施行反复无常的、不怀爱心和(或者)任性的惩罚,就会毁掉孩子。我当然无意推崇这类惩罚。然而,如果你采用下列技巧,就绝不会给孩子造成永久性的损害----事先充分认识各种禁忌,明确什么是可接受的行为,什么不是。当孩子无情无义,决意要以傲慢的态度跨越这些既定的界线时,好好地治治他,让他为自己的行为后悔。另外,随时都要表现出爱心和感情,显示出善意和理解。管教与爱绝非对立物,两者互为函数。父母自己必须认识到,惩罚(如上所述)不是针对孩子的,而是为了孩子。对于不听话的孩子,父母的态度是:“我爱你甚笃,不能任你如此行事。”对于年幼的孩子,可以用下面一段话清楚地将信息传送给他:“有一只小鸟和它的妈妈住在一个窝里。小鸟的妈妈要出外去找虫虫儿吃。它告诉小鸟,妈妈不在时不要出窝。可是小鸟不听它的话,蹦出窝,落在地上,结果叫一只大猫吃掉了。我要你听我的话,是因为我知道什么对你好,正像小鸟的妈妈对小鸟一样。我要你呆在前院里,是因为我不想让你跑上街,被汽车撞着。我爱你,不愿你出什么事。如果你不听我的,我只揍你的屁股,好让你记住这有多重要,明白了吗?” 

  我自己的父母对于良好的管教方法有着非同一般地认识。她颇能宽容我的淘气。在大多数问题上,我发现她做得合情合理。我从学校回家晚了,只须解释一下延宕的理由就万事大吉;我没有做作业,我们就坐下来,就补救方法达成某种协议。但是,在有一件事上,她是彻头彻尾地不让步----她不能容忍“无礼顶撞”。她知道回嘴、“顶嘴”是孩子最强有力地反抗武器,必须予以阻止。我很小就懂得了,倘若我言语不恭,想要犟嘴的话,最好至少站离10或 12英尺 远,保持这个距离才能避免被她能捞在手里的任何东西打着。有一次,她用一只鞋狠揍了我;还有几次,她随手抓了一条皮带来打我。我懂得了要远避开,以免被打着的重要性。那一天可谓铭心刻骨。当时,我大约离她 四英尺 远,我向她顶嘴,这个错误可谓代价昂贵了。她转身去顺手抓个东西来打我。她的手落在了一件衣服上,然后踅回来,朝我挥舞那件可恶的衣服。就是现在我仍然听得见那件衣服在空中飞舞时发出的嗖嗖声。我胸脯上受了预料中的一击,接着便是劈头盖脑的衣带、衣扣,把我的腰紧紧裹住。她有力地打着,给我一顿好揍。从此以后,我若狂言乱语之前,都要谨慎地退后几步。

  作为单方面要求,尊敬难于达到,它必须是互相的。一个母亲,如果不尊重孩子,她就不能要求孩子尊重她。她应该尊重孩子的自我,而绝不能作贱它,或者使他当着朋友们的面丢脸。通常,惩罚应该避开旁观者的幸灾乐祸,避开好奇的眼光来进行,孩子不应受到无情的戏谑。他的强烈感情和要求即便是傻里傻气的,也应该得到公正的估价,应该让他感到父母“的确很关心我”。自我尊重是人性中最脆弱的东西;一个非常小的偶然事件就足以伤害它,而要重新树立自尊则常常十分困难。批评孩子时,好挖苦、好讽刺的父亲很难期望得到孩子真心的尊敬。孩子们也许怕他而掩饰住他们的蔑视。可一到他们长大成人,报复十之八九便会迸发。“自己未过河,先别嘲弄短吻鳄”,孩子们是深得这条格言的睿智的。因此,一个凶恶狰狞的父亲可以暂时把全家恫吓住,但是如果他不尊敬家庭成员,那么,等到他们步入成人之初,有了安全感,他们便会报以敌意。

  如果不是更早的话,一般来说,孩子满15个月,母亲就会看到孩子向她的权威性挑战。蹒跚学步的孩子是世界上法律和秩序最顽固的对头,他可以把烦恼的妈妈的生活搞得痛苦不堪。他以天真无邪的方式表现出他的可恶、自私、贪得无厌、狡猾和破坏性。喜剧演员比尔•科斯比一定在幼童的手里吃过一些亏。据说,他就说过:“给我200个活蹦乱跳的两岁孩子,我就能征服全世界。”15个月至30个月的孩子不愿意受到任何限制和约束,也不习惯于掩盖自己的主张。他憎恨每一次强加给他的午睡,上床时间对他来说是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折磨,使人一想走它就泄气。他见到什么,就想玩什么,易碎、昂贵的装饰吕尤甚。他喜欢把尿撒在裤子上,而不用便壶。他坚持用手拿东西吃。在商店里,他一能挣脱开来,照例会尽小胖腿之力,跑得飞快。他拧小猫的耳朵,把它提起来,被抓挠了,又会尖声大叫,以示抗议。他要妈妈成天不离左右,从早到晚地陪他还玩耍。学步之年的孩子确实是一只老虎!即使他的父母事无巨细,管教得当,仍照会发现他很难控制,因此,他们不应该指望会使两岁的孩子举止像成年人一样。控制而又有耐性最终会成功地安抚住这个小霸王,但八成是在他四岁之后。话又说回来,不幸的是,孩子对权威的态度会在学步之年遭到严重的损害。溺爱逗人喜爱的小胖胖的父母总是不敢冒险招惹他生气,因而会丧失并永不可复得的对他的控制。

  我曾和一个母亲谈过。她有一个13岁的孩子,这孩子极难管束,完全凌驾于父母的权威之上。他不到午夜两点或更晚,绝不回家。母亲的每项要求,他都有意违抗。我问她,是否能告诉我这个问题的由来,因为我正确地估计到,这种失控由来已久,绝非一年半载的事。她说,她清楚地记得,这是怎样开始的。那时,她的儿子尚不满3岁,她把他抱进他的房间放在小床里,同往常一样,他朝她脸上吐唾沫,表现出他惯常的对睡觉的态度。她试图向他解释不要向妈妈脸上吐唾沫的重要性,谁知话未说完,又被一阵射来的唾沫打断。这位母亲被告知,所有的对抗都能由爱、理解、讨论来解决。她擦擦脸,又开始解释,这时,这孩子又准确无误地吐出一阵唾沫。这一次,她开始恼火了,揍了他,但不够狠,没能打掉他的另一次瞄准。她还能做什么呢?她掌握的理论并没有提供体面的方法来解决这场使人难堪的挑战。结果,她气急败坏地冲出房间,而那小征服者则朝关上的门吐唾沫。她输了,他赢了!她说,从那晚上之后,她再也没能占着她孩子的上风!父母输掉了与孩子的初次遭遇,在以后的冲突中就难于取胜了。那些从未赢过,那些太软弱,工作太劳累、太繁忙因此不得不输的父母是在犯一个代价高昂的错误,等孩子步入青春期,这个错误就会显露出来。梦魂萦绕,使他们不得安宁。若是你不能使一个5岁的孩子把玩具从地上拾起来,你就不可能在孩子步入青春期这个一生中反抗最烈的时期施行任何程度的有效控制。重要的是,要懂得青春期是此时期之前的训练和行为举止的浓缩和集大成。12岁以前的任何不安定因素都可能进一步恶化后在青春期爆发。解除十来岁的定时炸弹的最佳时间是在它爆发前的12年。也许我遇到的最棘手的问题是发生在自他们出生以来,父母对他万事皆错的那些造反性强、满怀敌意的十来岁孩子身上。这些少年仇恨父母,父母却不知为何,因为他们全心全意地爱他们。由于青年时期是天然造反的年月,对抗性会倍增。他们与父母的关系早已达到了凝固的阶段,不大可能再有变化。心理学家看待了这个问题如同医生看晚期癌症一样:“我现在没法治了,已病入膏肓。也许我能做的就是尽量减少一些痛苦。”

  我必须指出这样一个事实:有一些反抗行为在起因上和上文谈到的“挑战性”反抗大相径庭。孩子的对抗和执拗的不听话可能是出于受挫、失望或被人拒绝,必须将对抗和不听话视为提醒注意的警报。也许,父母最为艰巨的任务就是区分这两类截然不同的动因。在孩子的抵抗行为中总是含有给父母的信息,父母在作出反应之前必须译解这个信息。这一信息经常是以问题的形式表达的:“是你作主,还是我作主?”对于这种问题,适宜给予有力的回答,这样就可以阻止孩子将来推翻家庭的合法领导。另一方面,长子长女的对抗性表现在说:“那个又哭又叫的奶娃弟弟可把我难住了,我没人爱了,从前,妈妈多喜欢我,现在却没人要我了。我恨所有的人。”当反抗含有这样的意思时,应该迅速行动以平定其动因。最成功的父母是能看透孩子的心思,视孩子之所见,思孩子之所思,体察孩子之所感的人。父母若不能掌握这一本领,就会老是以有害的方式作出反应。例如,一个两岁的孩子在睡觉时大哭大闹,父母就必须弄清他想要表达些什么。如果他的确是害怕房间的黑暗,那么适当的反应就应该有别于他只是抗议要他睡觉的情形。作父母的艺术包括译释含于行为之中的真正意义。

  重申一下,管教孩子最要紧的目标是得到并保持孩子的尊敬。如果父母不能完成此项任务,生活就将变得相当复杂,这是千真万确的。 

  2、 沟通的最佳时机常常出现在惩罚之后

  使父母与孩子贴得更紧的,莫过于父母在遇到对抗性的挑战后,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在孩子是“有意寻衅”,完全明白他是咎有应得时,尤其如此。任何别的方法都不可能像显示父母权威这样容易建立起孩子对父母的尊重;激战停止后,孩子常常会显示出他的柔情。因此,父母不应该害怕冲突,或者在冲突发生时退缩。父母应该事先就把这些冲突视为重要事件,因为它们提供了同孩子谈话的机会,这些谈话在别的任何时候是无法进行的。大可不必狠狠地打孩子,不到他们不屈服不罢手;对孩子来说,有点疼就很管用了,但是,也不能打得太轻,一定要打得他真正地哭叫才行。经过一番激情渲泻后,孩子往往想依偎在父母的怀里,这时,父母应该张开温暖、慈爱的双臂欢迎他。这时,你就可以以心换心同他谈谈了。你不妨告诉他,你多么爱他,他对你是如何重要。你可以向他解释他为何受到惩罚,下一次应怎样避免。这种沟通是其他管教措施,包括罚他站墙角、没收他的玩具救火车等等所办不到的。

  我曾经试图把良好的管教艺术教给一位母亲,她有一个15个月的女儿。她向我讲了一件事,正好说明了预期的结果。巴特勒太太告诉小苏西不要跑出后门,而小苏西决意不听妈妈的话。当时,天上正飘着毛毛细雨,巴特勒太太不让她出去,因为她光着脚。小苏西的妈妈去外面拿点柴火,并告诉她在门厅里等候。这孩子很小就学会了说话,所以她明白话的意思,可她还是一摇一摆地走过了天井。巴特勒一把抓住她,把她带回了屋,更严厉地重申了命令。那知她刚一转身,小苏西又跑了出去。这一次,妈妈用小树叶在她小小的腿上戳了几下。苏西的泪水止住后,不等巴特勒太太在壁炉边把劈柴放好,她就伸出双手扑过来,叫道:“爱我,妈咪。”没说的,妈妈充满柔情地搂住孩子,哄慰了15分钟,给她讲听话的重要性。

  惩罚之后施以父母温情是相当必要的,这样等于告诉了孩子,父母否决的不是孩子其人,而是孩子的行为。现实治疗理论的创始人,威廉•格拉瑟在谈到管教和惩罚的不同时,清楚地说明了它们之间的区别。“管教”是针对坏行为而发,孩子愿意承受其后果而无恨意。相反,孩子把惩罚则看作是针对人本身而发的,因而对之深恶痛绝。惩罚是父母个人强加给孩子的,是一个人想要伤害另一个人;它是一种敌意,而不是恨铁不成钢的表现。专家们大谈体罚(打屁股)会有伤害感情的危险时,却没有能说明这两种重要方法的区别。固然,格拉瑟对惩罚一词的定义本书没有采用,但他所表述的概念还是极其重要的。无庸置疑,在矫正孩子方面存在着错误的方法,常犯的主要错误是使孩子感到自己无人爱,感到孤单而不安全。防止孩子产生这些误解的一条最好保证就是在管教过程中有一个充满爱的结尾。

上一页  ②   下一页

    
任小艾老师经典10条
 -> 婴幼儿教育 最新推荐
 -> 期末试题 最新推荐

推荐阅读
   家庭教育+幼儿教育+赏识教育
    为您服务教育网今日推荐

联系我们 本站搜索 要资料 请您留言 开心智慧吧 动画 笑话 安平影像 周恩来总理
为您服务教育网——全心全意为中国教育免费服务(Copyright© 2001-2017 河北·衡水) 安平明德小学 一小学前三班
冀ICP备060098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