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七号科技
飞船发射科技

您的当前位置是:为您服务教育网首页>>神舟七号科技>>飞船发射科技
两项太空试验 意味多项突破

  27日下午,神七飞船运行到第二十九圈时,航天员翟志刚成功出舱,并取回了飞船舱外搭载的固体润滑材料以及太阳能电池基板试样;飞船运行到第三十一圈时,释放了伴随卫星。记者就此专访了载人航天工程空间应用系统常务副总设计师赵光恒。

  记者:固体润滑材料设计上有哪些考虑?它有多大,有多重?

  赵光恒:固体润滑材料的设计基于几方面的考虑:一是便于航天员操作,二是满足人机工效的要求,三是必须保障安全可靠,不能对航天员有影响,在发射、在轨飞行、航天员取拿过程中都要可靠。

  这个装置大小为270×100×210毫米,装置本身重3千克,除去留在轨道舱上面的安装座,取回来的东西只有2.3千克。

  记者:为什么要用这两种材料作太空暴露试验?

  赵光恒:在外太空进行固体润滑材料和太阳电池薄膜材料暴露试验在国内尚属首次。用于试验的两种材料在太空飞行器上被广泛采用,甚至可以说是不得不用。

  在真空环境下,一般的润滑油因为会挥发掉,起不到润滑作用,所以必须使用固体润滑材料。这次用于试验的固体润滑材料有4大类11种,既有以前用过的,也有正在用的,还有未来可能要用的,而且有些材料国外还没有使用过。

  太阳能电池在所有的飞行器上都要使用,但怎么保证电池基底可靠、寿命长,就需要研究外太空环境对基底材料有哪些影响,哪些薄膜材料更适合在太空使用。所以航科八院提出进行搭载试验,我觉得很有必要。

  记者:太空暴露试验主要关注哪些环境因素的影响?

  赵光恒:主要关注两个环境因素的影响,一是在稀薄气体下原子氧的影响,高速来流的原子氧对材料会有一定的剥蚀作用。另外一个因素是紫外辐照,太空里的紫外辐照比地面要强,太空中的很多材料经过长期的紫外辐照性能会衰变。

  航天员出舱期间取回这个装置,是为了回到地面继续研究,这就需要考虑环境要素在试验期内是否会对材料产生影响。现在看来,原子氧作用两天之内的影响情况能够体现出来,地面研究已经可以支持和验证这一点。

  未来太空试验的内容不止于此,这次试验还有一个目的,就是通过空间试验研究,指导地面上建立模拟的方法和手段。地面模拟的模型建立,能够更好地指导将来材料的选型以及材料的空间应用。

  记者:伴星是如何释放的,伴飞的主要任务是什么?

  赵光恒:释放伴星有两个手段,地面遥控和航天员手控联合来释放伴星。

  伴飞有三个任务:第一是试验在轨释放技术,第二是对飞船进行照相和视频观测,第三就是试验伴随飞行技术。

  记者:伴飞试验有哪些难度和挑战?

  赵光恒:伴飞试验有一定的难度和挑战性。因为所伴目标留轨舱(轨道舱)是“无源”的,用专业的话说它是一个“非合作目标”,伴星要伴着它,就需要进行精确的轨道控制,才能得到绕飞的目标,这在技术上是个突破。

  记者:伴星还有哪些意义?

  赵光恒:对载人航天工程来说,伴星的意义主要能体现在几个方面:

  第一,可以对载人飞行器平台舱外的所有状态进行监测,为这个平台起到一定的保障作用。

  第二,能够为交会对接提供一定的经验。伴飞分五个阶段:对轨道舱远距离的接近、近距离的逼近、绕飞的形成、绕飞的保持、绕飞脱离。前两个阶段与将来的交会对接相同,交会对接也是从远距离到近距离然后跟它对接上,所以伴星试验能给将来的交会对接奠定一定的技术基础。

  第三,我们有母飞行器,也有子飞行器,这样可以大大扩展空间科学和空间应用方面的能力。

神七图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