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维刚老师教学经验_为您服务教育网
推荐:古诗词欣赏  中考  高考  阅读:
  您当前位置:为您服务教育网首页>>> 教学研究>>孙维刚老师经验>>灵魂微笑感动万千中国人
灵魂微笑感动万千中国人

——“平民教育家”孙维刚的超凡人生

  2002年1月24日上午,一向哀乐泣天的北京八宝山公墓竹厅飞出曲调悠扬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4000多名京城官员、百姓、莘莘学子肃立在暖融融的冬日里,举行一场独特的告别仪式,为平凡而又神奇的孙维刚先生送行。

  孙维刚的生平事迹这样写着:特级教师、全国“劳模”、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北京十佳人民教师、全国十大德育标兵、全国首届苏步青基础教育奖获得者,三轮实验班教过120名学生,高考升学率100%,有近50名考上清华、北大,十多名在世界前10名的一流大学就读,麾下弟子先后拿过美国西屋奖、第37届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金奖、全美大学生超大集成电路设计第三名……

  独步天下的素质教育屡创奇迹

  当年,革命先烈江姐之孙彭壮壮本可以选择北京名牌重点中学,可专家出身的外公和双双在美国马里兰州大学读博士的父母一致商定,让他报考普通中学北京22中,投身孙维刚的门下,做他的初一到高三大循环数学实验班的第二轮弟子。

  开学第一天,孙老师的第一句话便语出惊人:“我觉得读书最高的境界是,你们毕业离校时把老师教的知识全部忘光,剩下的才是真正成果。这个成果就是知识之外的能力,是综合素质。”

  孙老师接下来的言行举止更让学生们惊讶。

  “我郑重宣布,今后数学不留家庭作业。其他科我建议尽量少留或不留。”

  “去,都给我到操场去,每天傍晚男生跑1500米,女生跑800米,必须坚持不断。”

  ……

  初二开学第一天,孙老师宣布,“体育委员彭壮壮”,顿时全班哗然。

  身体弱小的彭壮壮在孙老师鼓励的目光中走马上任。一个学期过后,他不仅自己跑下了1500米,还指挥全班同学参加学校体操比赛,并夺得第一名。彭壮壮胆怯内敛的性格一扫而光,孙老师扶着弟子迈过了一个个困难的门槛。

  20世纪90年代初,彭壮壮远行美国马里兰州读高二,很快在全美中学生中脱颖而出,参加全美中学生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他获得第10名。

  次年夏天,彭壮壮幸运地被哈佛大学数学系录取。而孙维刚在国内的第二轮数学实验班的39名普通学生,有15名考上清华、北大;第三轮数学实验班的40名普通学生,22名考上清华、北大,一名考上日本早稻田大学。

  孙维刚独步天下的素质教育,屡屡创造中国教育奇迹。

  十年苦撑只为妻儿灿烂活着

  孙维刚是在1990年夏天发现癌症的。

  他看着写有“膀胱Ca”几个字的化验单,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平静地对妻子说:“海亭,告诉我,我还有多长时间﹖”

  “你患的癌属于最轻的一种,如果治疗保养得好,成活期多在10年以上……”妻子宽慰他。

  孙维刚紧紧地握住妻子的手:“够啦,够啦海亭,为了你,为了儿子,也为了自己,我要与癌症打拼,灿烂地活着。”

  第二年秋天,孙维刚身体尚未恢复,便同时兼任高三和初一两个实验班的班主任,拉开了第三轮数学实验班的帷幕。

  1993年一个天寒地冻的早晨的上班途中,孙维刚看到一个驮着鱼缸的小贩摔倒,鱼缸也摔碎了,他连忙刹住自行车,跳下来扶起小贩,帮小贩收拾东西。他回到学校时比班里规定提前10分钟到校的时间晚了5分钟,已不能与同学们一起打扫卫生和做课前准备。按理说,他本可以向同学们解释原因的,可他挥动粉笔在黑板上写道:“今天老师迟到了,对不起大家。处罚的方式是在寒风中罚站一个小时。”写毕,他步履轻松地走出教室门,在凛冽的寒风中兀自站立,像一尊雕像般警示学子。

  望着室外的老师,同学们谁也不敢说话,只是默默地流泪,在心里感受着老师平凡而伟大的人格力量。

  神奇老师的价值不可估量

  孙维刚的家里极其简陋,小三居室的房间没有装修,迎门的两个柜子已经掉了漆,家具都是80年代初的式样,最奢侈的东西是国家奖赠特级教师的一台74厘米电视机和儿子孙兴用的一台电脑。

  其实,孙维刚并非一贫如洗,每年总有一点儿外出讲学和出版书的收入,但他把大部分钱用到学生的身上。第三轮实验班考入清华大学电子系的陈硕,父亲是下岗工人,家境贫寒。孙维刚当着全班宣布:“陈硕的所有费用由学校出。”后来才真相大白,这些钱全是孙老师的稿费和讲课费。

  1998年4月27日,孙老师身上的癌细胞扩散到直肠,在肿瘤医院做第八次手术。30多位学生的父亲不约而同地走到一起,12个小时一轮换,每天晚上安排两人陪床,整整看护了30多个日日夜夜。他们中间有中央和北京市政府部门的司局长,有部队的高级军官,有身家千万的公司老板,还有国企的厂长、总工程师。家长们一呼百应,谁都没有片刻犹豫。

  世界上最好的老师悄然而逝

  2002年1月,孙维刚进入似睡非睡的轻度昏迷中,不能再吃东西了。

  他住院的日子里,仍有一些大夫和素不相识的家长带着孩子向他求教,他从不拒绝,常常一讲就是一两个小时。

  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孙维刚对妻子说:“海亭,你知道人间最幸福的是什么吗﹖”

  王海亭毫不犹豫地回答:“大年三十晚上,把家里的电话关掉,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包饺子。那一刻最寂静,也最幸福……”

  “不”孙维刚摇头笑了,“对我来说,找间宾馆,关上门,把自己的身体重重地摔在床上,再没人打扰,那一瞬间最幸福了。再就是像现在这样——可以大口大口地喝果汁……”

  这是多么“廉价”的幸福,多么“卑微”的祈望啊!可是现在孙维刚连一口果汁也不能喝了,他真的要永远睡去了。1月20日上午,在小提琴奏出略带颤抖低音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的乐曲声中,一代名师孙维刚笑着步入天国。

  名师之死引起了京城震动,素昧平生的人们会永远记住这位大教育家。

    

推荐阅读
   家庭教育+幼儿教育+赏识教育
    为您服务教育网今日推荐

联系我们 本站搜索 要资料 请您留言 开心智慧吧 动画 笑话 安平影像 周恩来总理
为您服务教育网——全心全意为中国教育免费服务(Copyright© 2001-2017 河北·衡水) 安平明德小学 一小学前三班
冀ICP备06009845号